当前位置: 首页 > 生活 >正文

南宁中信非法骗贷局陷害扬州民企近十年

来源:凤凰网 编辑: 2020-08-27 19:03
7月21日,中央政法委印发《关于依法保障和服务疫情防控常态化条件下经济社会发展的指导意见》,指出,要运用好执法司法政策,以稳市场主体推动做好“六稳”“六保”工作。坚持各类市场主体法律地位平等、权利保护平等和发展机会平等,推动健全以公平为原则的产权保护制度,建立完善公平公...

7月21日,中央政法委印发《关于依法保障和服务疫情防控常态化条件下经济社会发展的指导意见》,指出,要运用好执法司法政策,以稳市场主体推动做好“六稳”“六保”工作。坚持各类市场主体法律地位平等、权利保护平等和发展机会平等,推动健全以公平为原则的产权保护制度,建立完善公平公正的司法审判机制和司法监督机制,营造支持民营经济健康发展的执法司法环境。而此前,中信银行行长孙德顺因严重违纪违法被开除党籍,“罪名”之一就是“不支持实体经济”。

然而,日前江苏扬州永艺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下称扬州永艺)却向媒体求助,中信银行南宁东葛支行为转嫁自身风险,隐瞒真相、编造事实,伙同他人精心挖坑设陷,陷害正常企业,致其面临倒闭。中信银行存在的问题不仅仅是“不支持”,而是“挖坑陷害”,嫁祸于人。事实果真如此吗?记者近日赴南宁采访,一探究竟.

好心帮人担保

“债务人郑华和孙健从中信银行南宁分行东葛支行贷款7900万元后,该钱款全部被孙健携款潜逃。中信银行明知无法收回该笔贷款,他们便与郑华合谋,一起另找一个人,把他的钱诓来弥补银行的损失。于是他们就找到我并让我公司提供担保。”记者在广西南宁采访时,受害企业(江苏扬州永艺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扬州永艺)负责人以最简明扼要的方式向记者描述了基本案情。

2013年末,扬州永艺老板倪德富接待了在广西南宁发展的老乡郑华。郑华和其妻子是广西南宁拓均洋钢铁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拓均洋公司)和广西顺澳贸易有限公司(下称顺澳公司)的股东,从事钢铁以及其他大宗金属商品经营。

此前,倪德富和郑华有过经济往来,虽然没有合同,仅凭口头承诺,每一次郑华都能如期履约,倪德富对郑华的诚信度颇为认可。

不久后,郑华再次回到扬州。和他同来的还有中信银行南宁分行东葛支行副行长黄磊等人。

因经营大宗商品钢材和铝锭,郑华“急需”流动资金,郑华此行目的是请求永艺公司能够为其担保。在拓均洋公司尚未清偿7900万元贷款及利息的情况下,中信南宁分行已于2013年11月11日与拓均洋公司签订了额度为1.6亿元的《综合授信合同》。

购买钢材铝锭,不久即可偿还,且有银行副行长和《综合授信合同》佐证,再反观以往郑华在倪德福心目中积累的“诚信指数”,倪德富答应了郑华的请求,同意给拓均洋公司提供额度为1.4亿元的抵押担保,并与中信南宁分行签订了【(2013)桂银最抵字第086号】《最高额抵押合同》。

岂料落入陷阱

担保合同的签订,倪德富却不知道自己已经掉进了“好友”郑华和银行联手精心设计的陷阱。

2015年,扬州永艺收到了广西青秀区人民法院的传票,案由:因拓均洋公司没有如期偿还贷款,银行将拓均洋公司和为其提供担保的扬州永艺起诉了。此时,倪德富才发现自己“上了当”。

“郑华和倪德富是老乡,好朋友,以往郑华的如期履约,讲诚信,其实都是演戏,在逐步解除永艺公司对他的顾虑,为以后的担保做铺垫。而且中信银行的副行长黄磊亲自陪着郑华到扬州,他不是去游山玩水的,真实目的是‘考察’永艺公司的担保实力。这是个精心设计的骗局!”永艺公司向记者诉说。

据永艺公司代理人陈宏文律师陈述,当初倪德富之所以敢为郑华提供担保,因为拓均洋公司的贷款理由是购买钢材和铝锭,但是实际上该笔款项根本就没有用在借款用途,而是被银行内部“封闭操作”,借新还旧,替郑华偿还了他此前欠下中信银行的7900万元贷款和利息了。

“当初无论是郑华还是黄磊,都没说贷款用途是‘借新还旧’,如果是借新还旧,这等于是肉包打狗,永艺公司也不可能把这么高的风险揽到自己身上替他担保。”陈宏文表示。

记者不解,拓均洋公司为何要和中信南宁分行“联手”制造“骗局”,将扬州永艺地产公司给“诓”进来呢?

认为自己受了骗,扬州永艺公司向当地公安机关报了案。

骗子骗贷潜逃银行拉人垫背?

扬州市公安机关在调查中得知,原来,在2012年,到广西南宁寻找商机的郑华经人介绍,认识了被称作广西壮锦钢材市场管理有限公司董事长的孙健。此后,孙健提议与郑华一起成立一家钢铁公司共同经营。郑华任公司法定代表人,负责管理公司行政事务,孙健做隐名股东,负责公司的购销和融资业务。

2012年8月,广西拓均洋钢铁有限公司和广西顺澳贸易有限公司获准成立,注册资金分别1000万元。2013年1月10日、2月5日,由孙健操作,以拓均洋公司提供的价值约1.17亿元“应收广西航桂实业有限公司购销合同款项”债权作为质押担保,以拓均洋公司的名义,从中信银行南宁分行分别贷款5000万元和2900万元。此后,几经倒手,合计7900万元的贷款,均被孙健转入自己的账户并全部转走。孙健潜逃。郑华随即报警。

目前,具有重大作案嫌疑的孙健仍然在逃。经了解,相关公安机关已发出蓝色通缉令,警方“在逃人员登记信息表”显示,孙健,福建周宁县人,1974年3月1日出生。

在郑华停止偿还贷款利息时,中信银行南宁分行为了避免自己的损失,于是就伙同郑华找了个替罪羊,联手设套,拉扬州永艺公司垫背。银行怕永艺公司没实力,还千里迢迢从广西南宁专程到江苏扬州‘考察’。”银行为了找个“冤大头”背黑锅,可谓处心积虑。

银行的监管秩序失效?

采访中,记者不解,按照“贷前调查、贷中审查、贷后检查”的环节。那么在2013年初的第一次两笔合计7900万元的贷款中,犯罪嫌疑人孙健既非拓均洋公司的法定代表人,亦非显名股东或员工,他怎么就能代表该公司从中信银行南宁分行东葛支行办成了如此大额贷款且最终流入个人账户并携款潜逃呢?此事真如求助人所言,银行内部有人协助?采访中,记者也存在诸多疑惑!

第一,银行是否核实了该7900万元借款质押债权的真实性?郑华和拓均洋公司报警并不再向银行支付利息和本金后,银行为何没有向广西航桂实业有限公司主张质押债权?

第二,在郑华和拓均洋公司、顺澳公司7900万元借款逾期未还、孙健尚未归案的前提下,2013年11月11日,中信银行又依据什么和郑华签订的额度高达1.6亿元的《综合授信合同》?该笔贷款发生的理由是用于购买钢材和铝锭,实际借非所用,银行是否联手郑华虚拟了这一借款用途?

第三,在两笔发放贷款过程中,中信银行南宁分行明知贷款材料并非真实的情形下,相关人员是否涉嫌非法发放贷款或其他刑事犯罪?特别是在拓均洋公司存在未偿还前笔贷款时,仍然“执意”再次授信并发放贷款,是否涉嫌共同参与了贷款人的贷款诈骗刑事犯罪?

采访中,陈宏文律师还告诉记者,银行为了确保资金安全,对郑华实行的是“内部封闭操作”的程序,既将欠款人的单位公章、财务章、法定代表人印章、账户口令、密码等财务印鉴交给银行,由银行监控欠款人的资金使用和动态。本案中,中信银行为了确保第二笔贷款能被用来弥补第一次7900万元的亏空窟窿,使用的就是这一内部封闭操作程序。第二笔贷款,未出银行,即被直接偿还了第一次7900万元的贷款本金及利息。

2014年10月28日,中信南宁分行将拓均洋公司和扬州永艺等一并起诉,请求法院查封、变卖扬州永艺约3万平方米土地使用权及在建工程,为拓均洋公司偿还贷款。

陈宏文说,至此,郑华和南宁中信银行成功将欠款转嫁到了扬州永艺头上,填补了第一笔7900万元亏空。

采访中,扬州永艺负责人倪德富告诉记者:“中信南宁分行东葛支行明知郑华已经不能偿还7900万元的贷款,已经不再具备继续贷款的条件,为了‘堵窟窿’,郑华和该行虚构事实,隐瞒真相,欺骗我为郑华的拓均洋公司借贷担保,实际是诈骗行为。”

银行:永艺公司撤回了上诉

在公安机关的调查笔录中,对于上述事实,中信南宁分行东葛支行副行长黄磊证实,他曾让郑华想办法找抵押物,还建议其增加顺澳公司为贷款主体,并告诉郑华,采取这个办法不仅能够还掉7900万贷款,还能多些贷款让郑华的公司恢复经营。

采访中,中信银行南宁分行负责宣传的一位卢姓女士回复记者:该笔金融借款合同纠纷案,广西南宁青秀区人民法院已于2015年(2014)青民二初字第2216号《民事判决书》判决,永艺公司为拓均洋公司的抵押担保合同有效,银行有权以折价或拍卖变卖抵押物的价款优先受偿,永艺公司此后可向拓均洋公司追偿。永艺公司上诉后撤回。

对于扬州永艺公司上诉后为何撤回的问题,陈宏文律师表示,之所以撤回,是因为在永艺公司上诉后中信银行和该公司达成了不再查封其在建工程的协议,没想到银行出尔反尔,此后并未将扬州永艺解封。扬州永艺也一直未放弃对自己权益的维护。

今年的3月20日,中纪委监察部发布通报,中信银行行长孙德顺因严重违纪违法被开除党籍,“罪名”第一条就是:“经查,孙德顺丧失理想信念,毫无政治意识和大局意识,严重违背党中央关于金融服务实体经济的决策部署,限制、压降制造业贷款。”

而扬州永艺负责人倪德富认为,对于该公司来说,中信银行已经不仅仅是“不支持”企业发展那么简单了,中信银行体系有一些人在发现自身存在过错产生风险以后,他们会主动给正常运营的企业“挖坑陷害”,嫁祸于人。

公安:应该到案发地报案

采访中,记者还从南宁市公安局经济犯罪侦查大队获悉,目前,犯罪嫌疑人孙健仍然在逃,追捕工作仍在进行。

就中信银行南宁分行涉嫌违法发放贷款问题,银保监会广西监管局回复称,该局将对此案进行调查,如果中信银行南宁分行存在问题,他们会将案件移交公安机关进行查处,但是涉及郑华是否犯罪的问题,应该由受害人向公安机关报案。

南宁市公安局青秀分局经济犯罪侦查大队莫大队长则告诉记者,本案案发地是江苏省扬州市下属的高邮市,如果郑华和中信银行南宁分行东葛支行涉嫌经济犯罪的话,永艺公司应该到案发地报案。

目前,本案尚悬空中,扬州永艺仍处于资产被查封下濒临绝境的状态。

纵观本案,最令人疑惑的是,始作俑者已携银行巨额贷款潜逃,也许正在暗中得意,无论是扬州永艺还是中信南宁,都被其玩弄于股掌之上,甚至连当地司法和公安机关也无能为力或者袖手旁观,是什么人有这么大的能量、是什么原因让骗子得手的呢?

银行和客户本来是互惠共赢的合作关系,银行应该支持企业健康发展。但是,在本案中,中信银行的风控能力和贷制度的执行,以及是否存在为规避自身风险嫁祸于人、该笔贷纠纷能否给中信银行造成信誉危害以及是否存在严重破坏了经济秩序等问题,记者将会跟踪报道。


微信客服